白羽鸟

鸣佐 可逆不拆 火影迷妹 莫名高冷但其实少女心

迟来的纪念

阿临:

我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漫画中被这样打动了。


刀刃全损,双眼血红,气体耗尽,到最后虚弱得只剩一丝力气。再看到全身浸在缓缓蒸发的血液中的利威尔落在城墙上时,我被这样的冲击震撼了。


我曾经在艾伦的眼睛里看到过泪水和纯净的笑意,看到他目光如炬,在浑身浴血时痛苦嘶吼,誓死夺回人类的家园。可我不得不说,这样纯粹的少年心性与利威尔的那一幕相比,一个压抑隐忍的人类最强战士由体内缓缓汹涌而出的深情直接让我掉了眼泪。


利威尔总是站在成人的角度讲话,称年轻的下属作小鬼们,还说着“一个个都像小孩子一样”这种话,其实自己也就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吉克被叼走时,他怔怔地追了几步:“等等……你要去哪?你还有任务没完成……”我隔着屏幕都感到了他浓浓的绝望和狼狈。


是的,狼狈。从漫画出场到现在,哪怕是当年在地下街跪伏着,头被按进污水里,哪怕是在雨中从马上摔下,看到同伴尸体后疯狂杀戮,泪流满面,他都一直是我心中那个无畏而矜贵的形象,因为他始终在思考着对策,控制自己的下一步行动。而这里的狼狈是因为他第一次慌了,重创了兽之巨人之后他只想让埃尔文起死回生,却被叼走了几乎整个调查兵团的战果和希望,埃尔文复生的救命稻草。


现实是那样残忍无情,让我心疼的是它竟让我心中强大却温柔的王者那样失措无助。而下一秒他面对着迎面而来黑压压的巨人,懵了一瞬间之后扔掉了钝刀,刷地拔出了最后一副刀刃,蒸腾着的只剩下戾气与杀意,“我答应他,要……杀了你。”我震惊于一向冷面示人的利威尔这样的情绪外露,也赤裸裸看到了埃尔文对他的重要性。


当他舍命突破重围,终于再次见到埃尔文时,又面临了抉择。


从前一段二人的谈心起,我便开始被触动。埃尔文困惑了,动摇了,只剩一条手臂的身体弯下来,垂着头,忐忑着,告诉他自己的私心,自己心中的重压,将生命的选择权交给了对方。我很心疼,作为一个领袖,拥有一切指挥下属的权利,决定士兵的性命,却不被允许拥有软弱的权利甚至死亡的权利。


我认为走到今天,埃尔文已经不知道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么真相了,当一个曾经轻盈地挂在了心上的梦想,渐渐背负了恶魔的罪孽和越来越多的生命时,它变得沉重不堪又让人痛苦万分。


我爱埃尔文团长,爱他的才能他的决断,他闪烁的蓝眼睛,他的一双长腿和坚定的目光。当剧情进行到这里,我爱他补全了作为一个人类最卑微的内心,甚至将它血淋淋地挖了出来,摆在利威尔面前。想了很久我才明白这为何会给我如此的触动,一个领导者,一个核心人物,必须舍弃常人无法舍弃的东西才能带领人类一步步前进,在这样的乱世中,埃尔文闪闪发亮的初衷,和到最后心心念念着对自己的谴责,让我突然感受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无比的,在自己强大的控制力下保持着最大程度的纯净的leader,一个并没有变成真正恶魔的,真相的追求者。他没有追寻到想要的结果,但他的一生都在带领着人类前进。无关他的目的与私心,他就是为自由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


这个人仿佛就站在我的面前,而不是在漫画中与我遥遥相隔。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和一个虚构的人物离得这样近,这样深刻地触碰到了他的灵魂。


而在他坐在角落迷茫之时,利威尔在默默听完了他的叙述之后,单膝跪在了他面前。这一跪仿佛跪在了我的心脏上。从前喜欢看利威尔那样仰视着埃尔文说话,全心地信任和追随。而在决定军队生死存亡的最后一刻,利威尔却仍愿意跪在地上仰视着他,仿若神明。


他给了他最大的尊重和最大的温柔。
我既奉你为主,便会永远视你为王。


“你做得很好。正因为有你我们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要做选择了。”
“放弃梦想,去死吧。”


在这里,利威尔应该还没有完全懂团长,只是推了他一把,为他做了那个更为轻松的选择。


选择自己的梦想,便要打败仗,牺牲几乎所有的士兵,只为他魂牵梦萦的世界的真相。


选择作为诱饵赴死,无法实现梦想,但这才是名义上,唯一适合调查兵团团长的死法,唯一让他没有负罪感的死法。


在帮他做了这个选择之后,利威尔将自己的最强战力发挥到了极致,暗暗地想要追寻一个两全的答案——结束战斗,同时也要救活埃尔文。他不舍得他还没得到真相就那样死去。


在争夺针剂之后,即将为埃尔文注射时,埃尔文那意识模糊中的一举手,才是闪电般地让利威尔真正明白了他所需要的,才真正懂了他。


对于针剂的争夺我只想说,在这部作品中,每一个人都是那样的真实,在这部作品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无私。其实往深处挖一挖,每个人加入调查兵团的原因,都不是为了“人类的未来”,每个人都是各有仇恨或各有目的,每个人的初衷都是私心。当这种矛盾上升到生死存亡,他们的情感便会暴露无遗,这种暗潮汹涌是那样鲜活,让人触动。


在这里,利威尔懂了埃尔文的执念,也是他压在心头的巨石,之前在他问埃尔文实现梦想的打算之后,应该就对埃尔文迷茫的态度有了隐隐的预感。埃尔文是在被梦想奴役,早就需要休息,需要解脱了。


他知道,踩着尸山走到终点,实现了梦想的团长,他的生命也会随之凋零。他宁愿团长带着儿时干干净净的梦想,安安静静地离开,不需要再面对现实的打击。


哪怕在手指感受到他微弱的呼吸时,血液极速冲击着心脏以至于双腿发软,哪怕在战斗时抱着救活埃尔文的信念以命相搏,哪怕他对这个男人有多么的信赖多么的不舍。


他还是放他走了。


“能请你,原谅这个家伙吗。”
这温柔足以融化坚冰,也让我瞬间动容。
我又为不断失去重要的人的利威尔,感到心疼难过,但又真真切切感觉到了:你做的一切真的是为了他。


其实在这里,他也在某种程度上,将“人类的未来”放在了身后,这真的是私心啊。


原本这部作品里就不存在传统的超人英雄,不存在人类的和平比自我内心更重要的光环角色。
这也是我爱他们的原因。


临近高考却还是没忍住在闭关一年后重新补了漫画,这是对团长的离开发表一个迟到的感受。


我会永远爱他们,他们会作为我的信仰,指引着我前进。


希望利威尔坚定地走下去,希望埃尔文在那边一切都好,希望梦想始终崇高。


感谢谏山老师创作出这样精彩的故事,塑造了这样丰满的灵魂,带给我那么多的感动与思考。


我期待着,这个故事的结局。

评论

热度(75)

  1. 白羽鸟阿临 转载了此文字